济南期货开户

首页 首页 资讯 查看内容

《我的兰姨兰姨》(完整小说)—(全文免费在线阅读)

2020-07-07| 发布者: 辉南生活网| 查看: 135| 评论: 1|文章来源: 互联网

摘要: 凤凰网科技讯北京时间7月7日消息,据路透社报道:【小说】【我的兰姨】最新章节_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,txt电子......
凤凰网科技讯北京时间7月7日消息,据路透社报道:

【小说】【我的兰姨】最新章节_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,txt电子书免费下载,全章节小说

摘选以下是精彩章节内容;

兰姨性感高贵,又是狼虎之年的女人,刘叔不能让她满足,或许我可以代劳。

      很快,一个可以勾起兰姨对我这具年轻身体渴望的想法浮现脑中。

      蹑手蹑脚来到房门口,我假装刚刚回来,将房门打开后又关闭,刻意发出了一点声音,兰姨的房间瞬间漆黑下来。

      我来到了浴室后三下五除二脱了个干净,兰姨一定会出来清洗,我要做的就是让兰姨进入浴室,看到我充满雄性荷尔蒙的身体。

      想象着兰姨在我身下承受欢愉,我那里便有了不小的反应。

      这时,外面传来开门声,兰姨的脚步声蔓延到了浴室门口,紧跟着她询问声响起:“小亮,你在里面吗?”

      我关了淋浴,应和说:“兰姨,我刚洗完澡,才发现浴巾还在阳台……”

      我本想让兰姨帮我拿一下浴巾,可还没说出来,兰姨便率先说:“外面太冷,γβ你没穿衣服就别出来了,我帮你拿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  我心中狂喜,刚才我还担心让兰姨帮我拿浴巾她会抗拒,没想到四十多岁的女人确实比我想的要奔放很多。

      兰姨的脚步声很快从阳台传来,我的心跳开始砰砰乱跳。

      而兰姨现在渴望无比,肯定会把持不住的……

      “小亮,我进来了,你背对着我。”

      好不容易逮住这个机会,我怎么可能放弃,我依旧面对着浴室门,可嘴上却说:“兰姨,你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  兰姨并没有料到我会面对着她,开门后本能朝里面走了一步。

      这一刻,我们俩没有任何遮挡的共处浴室,兰姨也穿着那套黑色网纱睡裙。

      这具四十多岁的身体凹凸有致,透过密集的网纱,我看到兰姨穿着一件性感的红色里裤,当目光落在胸脯上时,我满腔沸腾热血再次汇聚胯下……

      兰姨并没有料到我会面对着她,看到我的身体时,顿时一个哆嗦就愣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  “兰姨,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  我笑着朝前走去,接过浴巾开始自然擦拭身体。

      兰姨的目光从我结实的胸膛下移,当注意到我那时,两条纤细玉腿紧夹,脸上也浮现出了一抹潮红。

      我微微用力,那里便贴在了肚皮上。

      我故意让兰姨察觉到我的雄性气息,这一举动已经挑明了告诉她,我可以满足她一切的身体需求。

      兰姨也注意到了这个画面,双腿开始缓慢摩擦。

      本以为兰姨会放开一切,心痒难耐的扑过来,可失望的是,兰姨的目光从我那里移开,目光中的渴望也变成了溺爱,但话音中却有些落寞:“小亮,你都长大了。”

      “兰姨,我都二十多岁了。”我不知兰姨什么意思,说着又刻意动了一下那里。

      兰姨笑道:“可是在我眼中,你一直都是小孩子。”

      小孩子?

      怪不得兰姨敢这样进来,原来她并没有将我当成是一个男人,而是一个小孩!

      见兰姨一脸嬉笑,我瞬间不爽起来,想立刻扑上去让她感受一下我到底是男人还是小孩……

 “快点擦干净吧,我先回房了。”

      见兰姨要走,我急忙喊道:“兰姨,你先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  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 兰姨重新转过身,处于异性相吸的法则,她再次朝我那里看了一眼,身体触电般颤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  我也低头看了眼那里,旋即说道:“兰姨,有没有脱毛的东西?”

      “嗯?你怎么问起这个了?”

      我憨笑说:“我想刮干净,可是又不知道怎么刮。”

      兰姨打趣笑道:“不就跟你们男孩子刮胡须一样吗?难道你不会刮胡子吗?”

      “不是,我这不是没有刮过,怕刮破了皮。”我鼓足勇气,可怜巴巴问:“兰姨,你帮我一下可以吗?”

      兰姨看了眼我那里,舔着嘴唇,眼中生起了渴望的火焰,但还是犹豫说:“可是这不大好吧?”

      我见有戏,急忙说:“兰姨,你怕什么呢?刚才你不都说我是小孩子吗?难道还怕我这个小孩子?”

      “原来你在这里等着我呢,真拿你这个小屁孩没辙,我拿一下工具。”在我激将之下,兰姨爽快同意,很快拿着剃须泡和剃毛刀走出房门。

      在进入浴室之后,兰姨将浴室门关上,我和兰姨就这么共处在这处狭小的空间。

      我的身体却非常炙热,一想到兰姨会触碰到我的身体,那里好像要爆炸了一下。

      “过来吧。”兰姨坐在马桶盖上,好像并没有当回事儿。

      我咕噜噜咽了口唾沫,来到兰姨面前,我那里对准了她性感精致的脸庞,那种亢奋是我从未有过的。

      “你这小鬼头。”兰姨娇嗔白了我一眼,把剃须泡揉搓起泡,朝我被水渍打湿的毛发探了过去。

      兰姨说话时的热气让我心里异常瘙痒。

      当兰姨柔弱无骨的手贴着我那里擦过的时候,那种快感让我喘起了粗气,不由自主‘啊’了一声……

      兰姨听到我的声音,身子突然一颤,呼吸也急促粗重起来,但并没有说什么,只是夹紧了双腿,开始将泡沫涂抹在所有的毛发上面。

      兰姨虽然没有直接触碰我那里,但难免会无意间碰到,每次的肌肤相亲,都会让我身体一颤……

      兰姨显然被我的雄性气息所吸引,她虽然在帮我刮毛,但眼睛却一眨不眨的盯着那里。

      刮毛刀非常锋利,很快将两边的毛发刮了个干净,下腹的毛发却被兰姨刮短,没有了之前的粗枝散叶,反而多了一些成熟的感觉。

      “好了,现在比刚才还性感了。”兰姨说完,似乎是在故意挑逗我一样,伸手在那里拍了一下。

      “哦……”

济南期货开户       这一猛烈的刺激让我克制不住的轻吟起来……

 我心中窃喜,但还是后退两步歉意说:“兰姨,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  “没……没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  兰姨耳根通红,不敢再去看我那里,低头在脸上摸了一下。

      那独有的男性体味儿让兰姨的呼吸更加粗重,胸前也在剧烈晃动。

      我见状也知道兰姨必定是动了情,因为她的一只手已经无意识的落在了紧夹的双腿之中。

      此刻,我必须要让我们之间的关系继续升华……

      “兰姨,我能不能借你里裤用一下?”

      “什么?”兰姨脸颊通红炙热,我的话触动了她的心弦,慌乱捋顺头发,紧张问:“你要这个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 “刚才好舒服,我好难受,想用兰姨的底裤……”

      “小亮,这样做可是很伤身体的……”

      “可是我真的好难受,如果不排解出来,肯定会炸掉的。”

      “哎!”兰姨再次将目光落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  “兰姨……”

      “以后尽量别这样了,太伤身体了。”

      在我近乎祈求的声音下,兰姨最终还是妥协,微微起身,将那条红色里裤从睡裙下脱了下来,递给了我。

      当我接过这条里裤时,发现小裤上有一丝异样的,真想贴在鼻尖好好闻闻。

      我按耐不住兴奋,急忙用兰姨的小裤将那里包裹起来,同时抓住兰姨准备缩回去的手。

      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  兰姨本能颤了一声,一缕轻吟传出。

      我吞咽着唾沫,抓住兰姨的手开始移动起来……

      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  兰姨彻底动情,当我的手离开之后,她也在慢慢的帮我,显然已经不再将我当成一个小孩,而是一个真真正正的男人。

      随着兰姨的动作,我喘着粗气,晃动起了身体,就如同真正和女人鱼水之欢一样。

      这种幻想让我再也克制不住,伸手朝兰姨坚挺的胸脯摸索了过去。

      即将要触碰到梦寐以求的柔软时,兰姨突然将我的手拍开,一边用手满足我,一边低头轻语:“小亮,这样已经是阿姨和你的极限了,不要再继续了……”

      我失望无比,瞬间发泄了出来。

      巅峰过后,我的大脑一片空白,等回过神,发现兰姨不知何时已经离开,而马桶盖上……

      虽然和兰姨没有发生实质的接触,但我还是非常满足回到房间。

      第二天我早早起床,兰姨和刘叔正准备出门,在交谈的时候兰姨表现的非常自然,就好像昨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。

      此后几天,我也曾找过兰姨继续帮我满足,但她都婉言拒绝,但是在洗完澡后,会将里裤留在浴室,供我发泄。

      本以为我和兰姨会止步于此,可一个礼拜之后,我们最终还是打破了这种关系……


提示:


首先,保存图片到手机(方便下次继续阅读)


然后,打开手机微=信扫一扫,识别上方二维码


最后,进入之后,搜索书名 (我的兰姨) ,就可以在里面畅读海量小说了!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《物理女教授》《青春少年》《正太弟弟》《直不起腰》


《罪花》《倾城之巅》《那些年》《小媳妇甜蜜蜜》


《公媳秘事》 《顶级教练》 《晚香》 《好友女儿》


《妈妈的爱》  《老婆的闺蜜》《醉后情事》《医生帮帮我》

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(1)

Powered by 辉南生活网 X3.2  © 2015-2020 辉南生活网版权所有